收藏本站域名购买聚名网

济南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济南网 门户 市中 查看内容

专访陈坤:跟黄渤搭档高兴又紧张,怕演不好纨绔女王爷

2015-12-18 19:29| 责任编辑: admin| 查看: 174| 评论: 0

摘要: 专访陈坤:跟黄渤搭档高兴又紧张,怕演不好   搜狐娱乐讯 (哈麦/文 李新/视频)这几年,中国电影产量和票房爆发式增长,可被看成中生代男演员中最会演之一的陈坤却每一两年才一部戏,看起来和中国影市的快节奏 ...
专访陈坤:跟黄渤搭档高兴又紧张,怕演不好


  搜狐娱乐讯 (哈麦/文 李新/视频)这几年,中国电影产量和票房爆发式增长,可被看成中生代男演员中最会演之一的陈坤却每一两年才一部戏,看起来和中国影市的快节奏“很脱节”。这几年,关于他的报道,除了作品相关,也多是修佛、行走之类,可谓“闹中取静”。

  现在的陈坤,不管出席活动,还是接受采访,依然心直口快,满身活力,但没有以前那么敏感和任性了。谈演戏,他会说,当知道和黄渤、夏雨搭档,既高兴又紧张,害怕自己的表演不好。谈自己,他直言以前太任性、偏激,有时候清高,甚至讨厌,现在学会了妥协和平和。他不断自省,放缓节奏,就是为了不让自己浮躁,成为欲望的奴隶。

  “以前觉得我是天下,按着我来。只要我出去,星星都为我眨眨眼。”但是现在,陈坤会想,“开玩笑吧!你不出现,星星也眨眼。当开始发现自己不是那么独特的时候,你会选择更轻松地面对你的生活,并且你有可能会更轻松地有个性。”

  A 跟黄渤夏雨搭档高兴又紧张,怕自己表演不好

  搜狐娱乐:《寻龙诀》最后给出了一个解释,幻象都来自人内心的恐惧、愧疚,来自过去,你个人喜欢这种心理学上的解释吗?

  陈坤:我喜欢。所有少年时代没有过去的坎,它会像滚雪球一样慢慢滚大。小时候逃避的事情有可能在未来会成为我们最障碍的恐惧。不是说心理学,其实是一个常识。

  比如说我自己小时候,不愿意接触人,并且在不愿意接触人的过程里又继续保持不接触人。当有一天我发现我已经被屏蔽了,被隔离在我自己和朋友之间,我很不快乐。怎么面对呢?只能走出躲避,面对那些朋友,敞开我的心。就这么简单。

  胡八一他就是,像我们宣传片里面讲的,进入洞穴的时候,像进入了自己的心。胡八一带着他二十多年的懊恼,一个痛苦的回忆活到现在,二十多年的时间一直在反省,为什么那时候跳下升降机的不是自己,为什么是丁思甜呢?

  搜狐娱乐:电影里夏雨和黄渤角色的看起来是那种比较外放的,而你的角色要相对深沉、内敛,这在表演上是不是也很有讲究?

  陈坤:我在演的时候只需要演我的角色,不会去考量其他的东西,他们的魅力就在这里,而我的颜色就在这里而已。

  我是一直在学习。当我知道我演胡八一,黄渤演凯旋,老夏演大金牙的时候,我既高兴又紧张。高兴跟一帮好的男演员在一起,但同样压力也在于,我害怕我自己的表演不好。

  我每年拍戏特别少,前年拍了《钟馗》,这两年拍了《寻龙诀》,今年只拍了《火锅》,所以我就希望我的表演质量好一点。

  胡八一非常难演在哪儿呢?十八岁我要跟BABY在一起演,她可真的是像18岁,但只不过我看黄渤演18岁的时候我比较放心而已。演40岁呢,其实生活中我也没有到40岁那个沧桑感,也得努一下。

  我要演在纽约的部分是比较无赖一些,放弃自己多一些。再回到草原上把凯旋救回去,他已经在以前的事件中失去了最爱的人,他不想再失去他最好的兄弟。他回来的时候那种劲很难拿,又要忍着,心里又极其痛苦,没有一个泄口可以出来。

  搜狐娱乐:有些演员是体验派,有些是感受派,你进入角色是用什么方式?

  陈坤:催眠。前期疯狂地准备、假设,催眠我自己。演技这个词对于我是抽象的,是感受。就好像你去研究黄渤的节奏,永远无法研究,硬学学不了的,这是他内心的节奏。我也知道我有内心的一种节奏就行了。表演这个东西很抽象,你怎么选择你感受到的东西恰好放在这一段的表演里面,在这个环境里它是合理的,这是很重要的。

  B 我浮躁,想放慢节奏,延长对表演的那种感觉

  搜狐娱乐:你说你这几年喜欢魔幻、探险类电影,后面就想拍一些新导演的作品。为什么一段时间会对某一个类型有很强烈的兴趣?

  陈坤:为什么?我是陈坤啊,我就是跟别人不一样。不是觉得自己多牛逼,是在于我接下来就是想这样,那我就按照我自己的节奏走。这次演完胡八一之后,我觉得稍微可以停一下,刚好也实现了我跟杨庆的合作,是《火锅英雄》。我想要跟新的团队合作,反正是有一定目标的。但前提是我的心要踏下来,不能急躁。

  搜狐娱乐:这几年中国电影增量这么大,可是你接演的电影数量还是一两年一部,很克制。

  陈坤:是因为我有点浮躁,所以想放慢脚步。我心不是特别定,那我就先学会踏下心来,让自己休息。急躁了之后,当然产量有可能会增加,收入会增加,名气会增加,但是这个东西有可能会带来更多的浮躁。我只是想把节奏放慢一点而已,没什么特别的,也不伟大,也不奇怪,这是我的节奏。

  搜狐娱乐:你为什么说自己浮躁呢,是一种什么状态?

  陈坤:我就是浮躁,看到所有的事情我就好慌张。这种类型我也想演,(那种类型我也想演)。喜剧为什么我演不了?我想去尝试喜剧。其实冷静判断,喜剧我现在还没有准备好。

  搜狐娱乐:简单理解是一种欲望,但有可能又达不成,让整个人状态不好吗?

  陈坤:我没有整个人状态不好。我是觉得我比较着急,为什么我特别想演某些角色,它没出现。你可以更简单地理解,我觉得我特别喜欢的差异性更大的角色没出现,那我就等。我很希望慢慢延长我对表演的那种感觉。

  有时候量增加了当然是非常好的,你会得到更多的表演的机会,但是有可能会损失掉你真正想表达的那种热情,你的专注度就会降低。人的精力是有限的,我是这么想而已。也许这几年沉淀好了,明年我井喷也有可能。

  搜狐娱乐:有演员会担心自己节奏慢会被投资人、观众遗忘,你有过这种担心吗?

  陈坤:我没有。

  搜狐娱乐:你还要养一个工作室,收入方面可能会受影响吧?

  陈坤:谢谢你这么关心我。有钱的时候我就任性一点,没有钱我就出去拍戏。但是就算我没有钱出去拍戏的时候,我也尽量挑我喜欢的,就这么简单。

  搜狐娱乐:比如去年投资《钟馗伏魔》,也为了给工作室挣一些钱?

  陈坤:喜欢这个角色是前提。想挣点钱也是真的。

  C 戏上也演,生活中也演的话,那我得累死了

  搜狐娱乐:《行走的力量》是公益性的项目,在精力、财力上面支出大吗?

  陈坤:这个是个热爱的事,所以不用那么冷静考量。热爱就是感性的,就不需要去计较这些东西,每年做不觉得累。

  搜狐娱乐:《行走的力量》起初有些人有质疑的。

  陈坤:质疑什么呢?

  搜狐娱乐:说陈坤在作秀。但是做了几年之后,这种质疑慢慢变少了,觉得陈坤真的是在认真做一件事情。

  陈坤:所以要坚持。就是这么简单。

  搜狐娱乐:关于质疑和坚持,你有一些比较特别的感受吗?

  陈坤:我没有为别人做,我为我自己在做。跟我一起行走的朋友一起去行走而已,作不作秀?因为我又没有彰显什么,我在做我热爱的事情。不会因为大家的质疑或者赞美,我就会有什么变化,该怎么做就还怎么做。我做演员也是一样的。如果我考量太多的外在的东西,做这个事情就不纯粹了。

  搜狐娱乐:其实很多明星演员都是越来越包装自己,给大家看大家想看到的一面。但是你喜欢自省,不断地在剖白自己。包括《行走的力量》,也是一种心灵上的事情。

  陈坤:因为自省让我成功,让我更好,真的。

  我经常拍完一个戏,配音的时候看到我的一些状态,就觉得还有可以上升的空间,为什么当时我没有想到。虽然每个人都开着玩笑说,表演那就是一个遗憾的艺术了,但我觉得当时我为什么没有准备地更充分一些。不是给我压力,是我觉得我既然在做这个事情,我应该有义务把它做到竭尽全力。可能观众给了我一份包容,但我不能把这个变成懈怠。

  我也希望我现在这个样子大家都喜欢,或者不喜欢,但最重要的是,我做的是不是真实的自己。并不是让我做十几年演员,戏上也演,生活也演,那演死我了,我得累死了。

  我也焦虑,也有快没钱的时候。我也想去拍个戏,差不多也行。我也有兴奋的地方,也有暴躁的一面,也有撒娇的时候,但是我觉得起码在当下这一刻这是我心里想的,那我就这么做吧。也不用给自己一个道德标准,说我要再伟大一点,或者再清高一点,或者再干净一点,或者再傻逼一点,不是这个意思。

  可能反省带来的是,我找到一个属于我自己的节奏和空间。

  D 以前觉得我是天下按着我来,现在学会妥协

  搜狐娱乐:大家觉得你这几年是有很大的变化的。

  陈坤:帅一点了吗?

  搜狐娱乐:以前可能有网友说陈坤较真,也有你说的暴躁,但是现在感觉平和了很多。

  陈坤:有吗?我没有显示出来那一面。

  其实生活里面我就非常普通的一个人,喜怒哀乐特别的直接。但原则上我有自己的一些所谓的观点,藏在心里,它是很重要的底线。

  以前刚刚开始的时候,我有一点太任性,因为矫枉过正。以前就是顺毛,大家喜欢什么我就给什么,终于有一天我想放松。也确实有值得让别人骂的时候,观众朋友认为,陈坤怎么这样讨厌,我现在回过头也觉得挺讨厌的。

  平和在于,我现在明白了,既不应该太这样,也不应该太这样,不是中庸,是放松一点点。其实你可以接受两者,不是大家喜欢的东西都是不好的,你不能这么偏激,大家喜欢的我都不做,那你不是膈应人吗?

  我没有什么了不起,我只是一个被幸运碰了的人。大家都在生活层面讨生活,同样也在梦想里面孜孜不倦地往前面爬涉,每个人都是一样的。阶段性可能会抱怨太多,可能会走弯路,有些焦急,有些负荷,也有些丢失自己本性。所以我们要调整我们这个个体,因为我们改变不了世界。它就是我学到的东西。

  所以我觉得我慌张的时候就定一下。赚更多钱还慌张,我就想赚更多钱,那我不是累死了?我也很爱名,也很爱利,每个人都很爱钱很爱名的,如果我继续拿到这个,我还贪婪的话,有时候会流失掉自己。

  本来财富和名誉是上天给我的一个机会,是老百姓莫名其妙因为我演了《金粉世家》给了我,我觉得当之无愧的时候,它是多么自我的膨胀,它会诱导我掉进陷阱里面,我会一直在这个贪欲里不断地轮回。我不要成为这样,我不想成为任何念头的奴隶和欲望的奴隶。我最嘴巴是这么说,但是我到现在还没有做到。我还是很爱名,也很爱金钱,如果你们给我掌声我还是很高兴。只不过我明白了而已。

  搜狐娱乐:其实影迷也纠结,自己的偶像锋芒毕露的时候会被黑,变圆滑、世故的时候又觉得没什么个性了。你怎么看这种成长的得失?

  陈坤:我在往更好的状态发展,如果喜欢我,看到我是在进步就好了。我的生命是我自己的,我很有幸在某一个时间段跟那些喜欢我的人交集了,有一天他不喜欢我他也没有错,我改变了我也没有错,我们在走自己应该走的人生。为什么要捆绑呢?为什么要为谁的意志活着?我有我自己人生的标准。

  搜狐娱乐:那你觉得在有些事情上现在比以前妥协更多了吗?

  陈坤:有更多妥协的地方。妥协并不意味着失去自我。以前当演员的时候,被所有人捧着,因为红,应酬都不去,保持所谓的清高跟距离。但当我们在做《行走的力量》的时候,真的要跟当地政府去感谢他们,请他们盖章,我们陪他们喝酒、吃饭,我觉得非常正常。因为我有一个目标,为了这个我会妥协,但是这个妥协是有底线的,我不可能妥协到跟你去吃饭,完了之后,让我脱衣服脱衣服,让我翻跟头翻跟头。

  以前太顺利,像一个任性的少爷一样,被所有人保护的时候,我缺乏跟别人正常的交流。其实每一个人接触下来都不是坏人,都有自己的个性,但是我们在共同需求上面碰撞一下也很好。如果没有需求在一起就更好,更单纯。但你不能要求所有人跟你在一起碰撞的时候,都没有任何目的。我不是也有目的吗?我很尊重地方政府的人,我陪您吃饭,我不会喝酒,陪您喝酒,那您把我这个章盖了吧,我们做《行走的力量》能够畅行无阻。没有什么错,他也在帮助我们,我们这个应酬有可能成为朋友,有可能下一次不见。

  我的成长在于,当我明白任何一个事情都是大家共同的努力的时候,我知道了自己的渺小,我不会放大我的重要性。《行走的力量》能够活到现在,大家的支持,团队的努力,我在其中是一分子。电影我是演员,只是导演的一部分,还有其他的演员存在。共同的努力才能成功,我们不用放大自己。

  以前都是觉得,我是天下,按着我来,这种臆想是非常害自己的,我曾经有过,觉得只要我出去,星星都为我眨眨眼。开玩笑吧!你不出现,星星也眨眼。当开始发现自己不是那么独特的时候,你会选择更轻松地面对你的生活,并且你有可能会更轻松地有个性,有自己的选择。

  搜狐娱乐:你未来可能做导演吗?

  陈坤:没有绝对答案,因为我现在还急躁,先把心放下来,先把每一个角色演好,饭一口一口吃。但未来是什么样,我也不知道。也许我接受你的采访出门被撞死,都有可能。你完全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事,不用太多的设计。

  大概的方向要有,但是不能够马上决定我要做什么,因为你要反省,有没有能力把它做好。做一个事情如果都是拍脑袋,别人做了我也做,这是很危险的决定。但我又不是一个特别谨慎的人,所以我时时刻刻提醒自己,勒住我的马缰。我是一个很狂野,在做事情的时候很容易拍脑袋就做的人,但我现在越来越学会说,相对于我这样狂奔的马,需要拉一下缰。如果我是一个很呆板的马,应该把它放一放。

  人生如琴弦,它松了的时候你再紧它一下,太紧了你要把它松一下。

  

随机推荐

热门图片
  • 市中区召开环境保护工作调度会议
  • 区委书记宋永祥到二七新村街道调研
  • 区领导会见山东商报社客人
  • 区政府召开第3次常务会议
  • 区委、区政府主要领导调度有关重点工作进展
发布主题 客服中心 搜索

河南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河南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河南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

返回顶部